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

Gabrielle来自:江苏省 纽约州 纽约大学 时间:2020-03-24 14:14:54 坐标: 2991

精选的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



    当初那个少林寺门口贩卖老鼠药的安徽颍上小贩刘应成,摇身一变却成了少林寺这座千年古刹的方丈释永信。披着佛教的袈裟,却是魔蝎毒心。当初贩卖老鼠药,今日贩卖正义,贩卖灵魂。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

    释永信,安徽人,名刘应成,小学二年级文化,来到河南少林,以摆摊卖老鼠药为生。因生活所迫,不久出家,拜双眼失明的行正法师为师。后因泼皮无赖,被行正法师赶出师门。

    1986年12月,政府工作组进住少林寺,德禅主持以年事已高为由回避政府工作组,改任少林寺名誉方丈。行正大师接任少林寺方丈。

    行正大师升任方丈后不久因重病住进洛阳白马寺医院,其大弟子永乾法师伺候。87年8月病故于洛阳白马寺医院。

    被赶出师门的永信拜还俗僧郝释斋为干爹,目的是通过郝释斋说情再回少林寺,没有成功。

    行正圆寂后,永信回到少林寺,自称其师父圆寂后得衣钵。为争夺方丈之位,攻击代理主持行孝法师,并用卑鄙手段赶走行孝法师。行孝法师中国佛学院南京分院毕业。

    为平息寺内矛盾,名誉方丈德禅重新住持少林寺的工作,素喜大和尚协助。永信只好以少林寺29代方丈接法人成立所谓武僧团在全国乃至海外表演骗钱。

    1993年3月,德禅方丈圆寂,素喜大和尚但任住持并兼任少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印松和永乾法师是副主任。

    1994年4月,政府将要在少林寺门口收票。永信背判少林寺大众,明的要大家坚决反对政府,背后勾结时任分管的副市长苏海阔。

    少林寺山门口收票在全国佛教是首例先河,佛教界震惊,时任河南省佛协会长、白马寺方丈海法激烈反对,并在全国佛教会上呼吁未果。全国效仿少林寺。

    永信出卖佛教得到地方政府信任,因此得势。9月少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更名少林寺寺务委员会,增补永信为副主任并协作素喜工作。

    1995年9月筹备少林寺建寺1500年庆典,永信勾结贪官进一步得到政府重用。
摘自  周杨1920

匹配到与"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有关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

我们找到第1篇与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

我虽不信佛,但每当去深山老林的寺院参观时或在街头闹市边邂逅和尚时总能怀有一种敬畏之心,毕竟信仰是值得食人间烟火的我们尊重的。年少时喜欢读台湾作家的散文,尤其是林清玄的带有禅味十足的随笔,那时虽不知台湾的政治变化,但却感觉这一切都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思想。林清玄在《雪中芭蕉》中有这样一段关于禅的解读:

六源律师问慧海禅师:“和尚修道,还用功否?”
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
六源又问:“一切人总如师用功否?”
师曰:“不同,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

原来和尚们修道是这样的简单而为,饿了的时候吃饭就行,困了的时候睡觉即可。我很想用这样的简单思维来推测一下今天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为何像个娱乐名星一样绯闻不断,但是思来想去,还是不适合,因为如今的方丈大师根本与从前的德道高僧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释永信与鲁迅笔下的那位想要摸尼姑的头的阿Q一样世俗无趣。

前些天少林寺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说,关于方丈释永信的一切绯闻都是谣传与诽谤,而且还开出了五万元的价码来收集证据。但这一切好像是越描越黑,网友们并不买帐,多数仍然相信释永信在外包有情人,而且与某女主持人有染。看来佛门寺院想要收买烧高香的信徒行,但要收买网友们却很难。不过我个人还是不太相信一个方丈能有如此泛滥的私生活,如果真有,那么他不当官真的可惜了一身肥肉。

其实在之前很久有关释永信的绯闻就层出不穷,这也难怪,一位本该对佛学有所研究的人不好好地呆在寺里悟禅,非得把自己打扮成商人把少林寺搞得乌烟瘴气,物欲横流,弄得商业化与国际化不说,还让一大帮俗家弟子去打拳,最后有的还落了个卖狗皮膏药的下场。

方丈本该六根清净,比其他佛门弟子要高深矜持一些,但是释永信却违背了做为一名僧人的起码标准,纵容弟子唱红歌不说,而且还屡屡参与俗世间的名利争斗。尽管释永信先前为少林寺提高了财政收入,众僧的生活质量也得到了些改观,并发誓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使少林高僧如林,但是就目前看,高官倒是不少,高僧一个没发现。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释永信能好好地提高自己的修养,一心向佛,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尘事自动找上门来,更不会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怀疑你的性能力。

阿弥陀佛!释永信,你应该在佛祖面前忏悔了。

最新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可以看看这篇名叫一代少林宗师郝释斋突遇车祸离世 追悼会未见释永信 郝释斋个人资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少林寺方丈释永信

我们找到第1篇与一代少林宗师郝释斋突遇车祸离世 追悼会未见释永信 郝释斋个人资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一代少林宗师郝释斋突遇车祸离世 追悼会未见释永信 郝释斋个人资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一代宗师“少林活拳谱”郝释斋老人(图片来源:资料图)

  一代宗师“少林活拳谱”郝释斋老人(图片来源:资料图)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郝释斋教授当时年轻的释永信练功。右一为释永信,左三为郝释斋(图片来源:资料图)

  郝释斋教授当时年轻的释永信练功。右一为释永信,左三为郝释斋(图片来源:资料图)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年逾八旬的郝释斋练起功来风采依旧(图片来源:资料图)

  年逾八旬的郝释斋练起功来风采依旧(图片来源:资料图)

  众弟子及百余僧人送别“少林活拳谱”郝释斋

  2014年3月13日,“少林活拳谱”郝释斋突遭车祸溘然长逝。25日,追悼会在登封市大金店书堂沟村举行,一副副饱含深情的挽幛绵延道路两旁,从郝释斋去世至今,来自国内外的僧众弟子,来为“少林活拳谱”郝释斋老先生吊唁。

  3月25日上午,为郝释斋送行的人群中,除了众僧人和居士、徒弟外,还有很多当地自发的民众。10时,郝释斋老先生的徒弟代表,嵩山大法王寺方丈释延佛和“全国十大最美乡村医生”郭光俊分别做了悼词,表示哀悼。

  据了解,郝释斋不但为少林文化传承奉献一生,还育人无数,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佛学弟子释延佛、释永梅(少林寺初祖庵主持),医学弟子郭光俊(全国十大最美乡村医生)、梅国建(平顶山卫校校长)。郝释斋老人成为了少林佛学、禅学、医学、武学的杰出代表。

  “少林活拳谱”郝释斋突遭车祸不幸溘然长逝

  他是一位普通的赤脚医生;他是一位万人景仰的少林宗师;他是素有“少林活拳谱”之称的当代少林武功传承者之一——郝释斋。3月13日中午14时13分,在郑少洛高速回登封的路上突遭车祸,不幸溘然长逝。

  悲恸:84岁“少林活拳谱”郝释斋溘然长逝

  3月13日下午,登封市实验高中东侧,有很多患者一如既往地在等郝释斋的到来。但令大家难过的是,这个诊疗点再也等不来它的主人,那位慈爱和善,无论刮风下雨都会准时出现的老人,再也不会来了。

  当天14时13分,郝释斋老人在少洛高速突遭车祸不幸溘然长逝,老伴释永凤入住登封市人民医院重症护室极力抢救,三儿子郝虎杰腿部骨折。随后,他的二儿子郝建通悲恸地说,老人一生度人无数,生平他的勤俭、慈爱、言教使我们兄妹五人最为敬佩,而他却这样离开了我们。 12下一页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一代宗师“少林活拳谱”郝释斋老人(图片来源:资料图)

  一代宗师“少林活拳谱”郝释斋老人(图片来源:资料图)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郝释斋教授当时年轻的释永信练功。右一为释永信,左三为郝释斋(图片来源:资料图)

  郝释斋教授当时年轻的释永信练功。右一为释永信,左三为郝释斋(图片来源:资料图)

  

卖老鼠药的安徽小贩刘应成摇身变少林方丈释永信:年逾八旬的郝释斋练起功来风采依旧(图片来源:资料图)

  年逾八旬的郝释斋练起功来风采依旧(图片来源:资料图)

  众弟子及百余僧人送别“少林活拳谱”郝释斋

  2014年3月13日,“少林活拳谱”郝释斋突遭车祸溘然长逝。25日,追悼会在登封市大金店书堂沟村举行,一副副饱含深情的挽幛绵延道路两旁,从郝释斋去世至今,来自国内外的僧众弟子,来为“少林活拳谱”郝释斋老先生吊唁。

  3月25日上午,为郝释斋送行的人群中,除了众僧人和居士、徒弟外,还有很多当地自发的民众。10时,郝释斋老先生的徒弟代表,嵩山大法王寺方丈释延佛和“全国十大最美乡村医生”郭光俊分别做了悼词,表示哀悼。

  据了解,郝释斋不但为少林文化传承奉献一生,还育人无数,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佛学弟子释延佛、释永梅(少林寺初祖庵主持),医学弟子郭光俊(全国十大最美乡村医生)、梅国建(平顶山卫校校长)。郝释斋老人成为了少林佛学、禅学、医学、武学的杰出代表。

  “少林活拳谱”郝释斋突遭车祸不幸溘然长逝

  他是一位普通的赤脚医生;他是一位万人景仰的少林宗师;他是素有“少林活拳谱”之称的当代少林武功传承者之一——郝释斋。3月13日中午14时13分,在郑少洛高速回登封的路上突遭车祸,不幸溘然长逝。

  悲恸:84岁“少林活拳谱”郝释斋溘然长逝

  3月13日下午,登封市实验高中东侧,有很多患者一如既往地在等郝释斋的到来。但令大家难过的是,这个诊疗点再也等不来它的主人,那位慈爱和善,无论刮风下雨都会准时出现的老人,再也不会来了。

  当天14时13分,郝释斋老人在少洛高速突遭车祸不幸溘然长逝,老伴释永凤入住登封市人民医院重症护室极力抢救,三儿子郝虎杰腿部骨折。随后,他的二儿子郝建通悲恸地说,老人一生度人无数,生平他的勤俭、慈爱、言教使我们兄妹五人最为敬佩,而他却这样离开了我们。 12下一页

  • 上一页
  • 换一批更好
  • 下一页